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听得风儿在轻轻唱  

2012-03-01 10:46:15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

 

紫色的女人【情感美文】 - 白石秋水 - 白石秋水

 听得风儿在轻轻唱 

【过客】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说中年以上的中国知识分子有着深深的俄罗斯(前苏联)情结,一点都不过分。恐怕没有几个到了不惑之年的中国读书人不会唱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:“深夜花园里,四处静悄悄,只有风儿在轻轻地唱……

这首从20世纪中叶流传至今,甚至在砸烂一切封资修黑货的疯狂年代也无法消灭的歌曲,悠扬缠绵,动人心弦,它经久不衰地感动着像我这样看着屠格涅夫和托尔斯泰小说,做着季米诺维奇习题集,,听着柴可夫斯基的音乐成长起来的中国知识分子。

说起我的苏联情结,用文革中一句时髦的话,那叫“中毒很深”。

 解放初期家住东北,个头只有桌子高的我,就常常拿着杯子到附近一个“老毛子”(白俄)家端牛奶;十来岁开始集邮时,把零花钱都拿来买了精美漂亮的苏联邮票;发疯一样迷上苏联电影,从《蜻蜓姑娘》、《伊凡从军记》,到《奥赛罗》、《彼得大帝》……南京军事学院大礼堂放映的每一部影片都不会错过,从此,对电影的酷爱伴我一生;从中学到大学,俄语成绩永远是全班第一......

 说到这里,不能不提在中国家喻户晓的俄罗斯芭蕾舞《天鹅湖》。1959年,世界首屈一指的苏联芭蕾舞大师乌兰诺娃,来中国参加国庆十周年活动,在人民大会堂为参加国庆阅兵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各界代表演出《天鹅湖》。我那土八路出身,酷爱京剧,看了梅兰芳《贵妃醉酒》后像个孩子一样高兴得手舞足蹈的爸爸,竟然在世界顶尖芭蕾舞大师的演出现场睡着了,气得13岁的我捶胸顿足,大吼:“为什么不把门票给我!”  (当然,这只是气话,那样的地方岂由得我这个毛丫头出入。)

 历史总是令人迷惑。《天鹅湖》能在中国家喻户晓,居然要感谢苏联“红色恐怖”电影《列宁在1918》。文革中这部影片没有被封,片中有几分钟《天鹅湖》的华彩章节“快乐的小天鹅舞”和“王子与白天鹅双人舞”片段,这两个片段在那个只有八个样板戏的年代,曾经迷倒了多少患“文艺饥渴症”的人。然而,在歌颂人类伟大爱情的“王子与白天鹅双人舞”高潮中,影片里突然出现一个赤卫队员,闯到舞台,向观众宣布枪毙俄国末代沙皇的命令。

 舞台上的王子在如梦如幻的乐曲声中获得爱情,现实中患白血病的13岁的俄国王子,连同父母一家大小七口,加上随从仆人无一幸免被枪杀在地下室。

   不知道我们这一代人还有多少能记得乌兰诺娃,而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数知道Su-27和Ak-47,可他们绝不会知道乌兰诺娃和捷尔任斯基;他们大多数会熟悉卡巴斯基和俄罗斯轮盘赌,却没有几个会喜欢红菜汤和列巴。西欧人用这样一个故事描绘俄罗斯人的性格:在风雪交加的山林寒夜,一个穷途末路的旅行者遇到一位俄罗斯老农,老农把仅有的一点维持生命的黑面包拿出来与他分享,然后两人呼呼大睡。第二天老农醒来,看着睡在旁边的陌生人,怎么也想不通这家伙居然分吃了自己最后的一片面包,于是一刀宰了他。

 不敢说这个故事是否真实地反映了俄罗斯人的性格,但是我们这个邻居却着实让人迷惑,作为穷凶恶极的“北极熊”,他拿走了我们太多的东西,可谓列强之冠;作为“老大哥”,他给我们的帮助也超过任何一个国家。

 我们这一代人多多少少都和苏联有着剪不断,理还乱的情结。到底是爱还是恨?仰头问苍天吧!

 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