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傅雷夫人那山海浩荡的爱  

2011-12-28 05:50:28|  分类: 名人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     过客语:知道傅雷,是因为他那本充满着父爱呕心沥血的教子篇《傅雷家书》,是因为早在中学时代就读完了他翻译的罗曼.罗兰、巴尔扎克的全部小说。知道傅聪,是因为他是一个性格独特、博学多才、愤世嫉俗的世界闻名的大钢琴家。知道傅雷的妻子、傅聪的母亲,是因为文革中这对夫妇双双饮恨自杀。最近读了陈家萍的《蛾眉宛转》,才知道:
 

傅雷身后那如山海浩荡的爱

 
       父亲早逝,守寡的母亲严格得近于苛刻,几近暴力的家庭空气下长大的傅雷早熟而暴烈,19岁那年,爱上了14岁的表妹朱梅馥,有着青春初绽的清新甜美,猫儿般温顺的花季少女。第二年,在姑母主持下,两人定婚。这年冬季傅雷出国留学。羞涩腼腆的中国少年的激情被浪漫的法国女孩玛德琳点燃。傅雷欲与朱梅馥解除婚约,幸亏 好友刘海粟扣信不发,当傅雷得知玛德琳另有男友时,几欲疯狂,要握枪自杀。

紫色的女人【情感美文】 - 白石秋水 - 白石秋水

  傅聪留学半年后,朱梅馥写信给傅聪,提及傅雷:“在他出国的四年中,虽然不免也有波动,可是他主意牢,觉悟得快,所以回国后就结婚。”1932年,傅雷回国,正当妙龄的朱梅馥重新唤起他炽烈的爱情,并且,因为内疚,这份感情愈发深沉。他立即迎娶小五岁历来仰着脸儿看着他的小表妹。朱梅馥有着相当的文化修养,傅雷给她起的法文名字叫玛格丽特——— 歌德《浮士德》女主角。杨绛眼里的朱梅馥,集“温柔的妻子”、“慈爱的母亲”、“沙龙里的漂亮人”、“能干的主妇”等众多责任于一身。朱梅馥一天三部曲:上午做家务,下午将自己分配给傅雷,做他的秘书——— 她要替傅雷做书的卡片,“好像图书馆一样”。“晚上是我最舒服的时间,透一口气,可以静下来看看书了。”

  朱梅馥对傅雷的爱,是怜惜与崇拜打成一片的。她亲见傅雷在寡母那近于暴力的重磅式期望下的残缺童年,她原谅他所有的暴戾与乖张。她珍重他的才华,视他为宗教。

  傅雷的坏脾气和他的才华一样闻名,一样令人“闻风丧胆”。在同一封信中,朱梅馥不着痕迹地提到了傅雷暴风骤雨式的个性:“婚后因为他脾气急躁,大大小小的折磨总难免的。”傅雷打傅聪,在他脸上留下了伤疤,朱梅馥不愿责备丈夫,又心疼儿子,内心长期忍受着煎熬。

  考验她的,还有傅雷那些“横溢的情感”。在傅家,傅雷的每次爱恋都是公开的。他不避讳。1936年,傅雷考察洛阳龙门石窟,与一名叫黄鹂的女子结下一段尘缘,“你笑里有灵光。柔和的气氛,罩住了离人——— 游魂……你笑里有青春。娇憨的姿态……”三年后,5岁傅聪、2岁傅敏绕膝时,傅雷再次陷入一场爱情狂飙。他爱上了上海美专一学生的妹妹陈家鎏,一位堪称绝色的女高音歌唱家,傅雷视其为“女神”。傅雷常喟叹“积雪的高峰也令人有‘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’之感,平常人也不敢随便瞻仰。”他和陈家鎏恰是“天纵之才”,文艺高峰上折射着两人性灵的长虹。

紫色的女人【情感美文】 - 白石秋水 - 白石秋水

  朱梅馥从丈夫放光的眼睛里明白了一切。当傅雷半夜仍逗留书房在信笺上喷薄激情时,朱梅馥为两个儿子掖被,月华如水,泪水冰凉地爬满一脸。心里斜插了刺,她生生拔去。第二天,她从容款接这个给丈夫以激情和灵感的美丽女子,微笑开门,引领陈家鎏到书房,静静地捧上香茗,制止住孩子好奇的打探,让两人自由地交换情书,每天见面还写情书——— 他把他的激情寄蕴在钢琴声中,而将所有爱情的诗行,都一笔一画勾勒在信纸上。

  钢琴和美声,青春女子细碎的低语及笑声清脆如珠……书房,是绝对的文艺真空:谈艺术,弹琴,唱外国歌曲,高贵,优雅;而她,是烟熏火燎的主妇,身边只是油盐酱醋。她明白,不饱餐她精心准备的膳食与茶点,两颗灵魂岂能飞越烟火尘世,在天地间共舞!

  陈家鎏到云南,傅雷便追过去。没有她,他成空心人。她是他的“文艺女神”,掌控了他灵感的激情。她不在,他的翻译资料束之高阁。朱梅馥打电话给陈家鎏:“你快来吧,你来了,他才能写下去。”电话,一定是背着傅雷打的吧。陈家鎏来了,坐在他身旁。他果真安心地写下去了。

  傅雷有过放弃妻子的念头,但陈家鎏无法面对朱梅馥那纯净得无一丝杂质的目光。她被这个无辜的、手无寸铁的灵魂震慑。远走香港,一生未嫁。

  20多年后,朱梅馥在给傅聪的信中谈及此事,她当年也痛苦不堪,做过放弃的打算,为了两个儿子,“隐忍不发”。但她并不因此抱怨丈夫,相反,却为他的点滴好处而欢欣不已:“不过我们感情还那么融洽,那么牢固,到现在年龄大了,火气也退了,爸爸对我更体贴了,更爱护我了。我虽不智,天性懦弱,可是靠了我的耐性,对他无形中或大或小多少有些帮助,这是我觉得可以骄傲的,可以安慰的。我们现在真是终身伴侣,缺一不可的。”

  在儿子及诸亲友眼里,朱梅馥“像菩萨”,一辈子善良得不近情理。傅敏说母亲 “非常善良,非常浩荡,也能忍”,“浩荡”一词真好。一种浩浩荡荡横无际涯的爱,无论傅雷如何在情感世界里乘风破浪,家庭之舟也稳稳航行。普通的字眼不适合像朱梅馥这样的女性。非得另挑更深沉,更具人性,更逼近人格的字眼,才能接近她们沉潜谦卑而光芒四射的心灵。

  水一般的“慈柔”,才能达到“浩荡”的境界。

  1966年9月2日深夜,朱梅馥给傅雷准备好温水,看他服了毒药,待他气息微弱后,将他摆正在沙发——— 保留死的尊严。撕下床单,上吊自杀。

  水能载舟,也能与舟同逝。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,傅雷次子傅敏在香港邂逅陈家鎏。已有银发仍美得惊人的老太太说,“你父亲好爱我”,“你母亲太伟大了”。爱情是一场炼狱,我们看到了五四时期中西合璧的文化精英唯美的爱情及真诚与坦荡,传统女子隐忍的力量,新女性的人格与尊严,也看到了严格家教出的子女谈及长辈情事时“不回避、不虚美、不雕饰”,“务求真实客观”的谦和冲淡的人生观。

 

紫色的女人【情感美文】 - 白石秋水 - 白石秋水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