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父亲教我怎样做人  

2010-04-15 09:28:07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 

      

父 亲 教 我 怎 样 做 人 

写在父亲去世两周年的日子

【过客】

 

“你是谁?”  

“我是您女儿”。

“我女儿?我怎么不认识你?”

“我真的是您女儿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哦,你非要给我当女儿,那就当吧!

 这是父亲老年失去记忆后,我们每天要进行n次的对话。他这时已经完全不认识他所有的儿女了,不认识任何人,不记得任何事,却还有着正常人的思维。

看着他那地地道道“老顽童”的模样,谁也不会把他和一位身经百战的老将军联系在一起。

父亲生在1918年。1918年的中国发生了什么事情?两千万人因流感而死,中国有全村、全县死光的。那是怎样的一个冬天啊!腊月二十八降生在陕北一个贫困人家土窑的孩子,是怎么活下来的?陕北的冬天很冷,孩子的家,家徒四壁。

我不知道17岁的父亲是怎么向他爸妈告别,跑到刘志丹那儿当了红军,从此天涯漂泊,再也回不了头。

 我不知道在一次战斗中,敌人的子弹由他后背进入,紧贴肺部,从胸前取出,那昏迷的三天三夜,他是如何同死神搏斗,顽强地活了下来。

我不知道十年浩劫中,被造反派斗得死去活来,他怎么还能那样乐观地笑对人生。

我知道从朝鲜战场回来后,他把组织上发给他的那块缴获美军的劳莱士金表又交还组织,他这一辈子,除了自己应得的工资,没有任何其他所得。

我记得我们兄弟姐妹从小就被他严格管教。我被他打的最厉害的一次,是因为九岁的我骂了保姆,从此我知道了应该如何尊重别人。

 我记得文革他挨斗时,每天晚上,我和妹妹坐在正对着他回家必经之路的窗台上,看着他拖着疲惫的步子,摇摇晃晃走过来,可是一进家门,他就像就完全换了一个人,和我们说说笑笑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 我记得八十年代,他要去延安,那是我的出生地,却一直没有机会回去,再三请求让我搭乘他坐的军区值班飞机,看看这块革命圣地,却被他一口拒绝,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。而当时军区首长乘小飞机出行,带家属子女是常有的事,我曾经搭过别人的,却无法搭自己父亲的。他从来没有让我们享受过任何特殊待遇。

  我记得他的暴躁、他的严厉,但我更记得他的温暖、他的仁厚。他的眼睛毫不迟疑地告诉我,父亲的爱,没有条件,没有尽头。

他和我那具有中国妇女所有传统美德的母亲,撑起一面巨大的伞,在艰苦的年代里保护我们长大成人;在相对优越的环境里,让我们远离各种诱惑,保持灵魂的纯净,本本分分做人。六十年代父亲的工资算是比较高了,可是我们一家过着非常清贫的日子,糖果对于我们兄弟姐妹是绝对的奢侈品,三个弟弟的衣服都是老大穿完老二穿,经常补丁摞补丁。因为除了我们,他还要负担几个家庭,爷爷奶奶自然不用说,还有我姑姑的孤儿寡母一家和舅妈的孤儿寡母一家。每月的工资都由母亲分成四份,除了留下必要的生活费,其余全部寄了出去。

我们兄弟姐妹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仁爱处人,忠厚处事,但那撑着伞的人终究离我们而去。蜡烛烧完了,烛光在我们心里,陪着我们继续旅程。

 在一条我们看不见的路上,爸爸,请慢慢走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7)| 评论(7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